微霜淒淒

×這裡微霜。無才無貌卻驕傲。
×灣家人。
×主全職高手,本命都是178cm
×葉樂初心//黃喻搭檔愛//王喻相愛相殺
×三人行王黃喻
×原耽走起→魔道祖師/默讀/噩夢遊戲
×飢餓的民國粉
×強強&互攻love
×女神→朝露夕華
×拒絕撕逼從你我做起
×歡迎勾搭!

【王黃喻】幸

*王杰希/喻文州+黃少天/喻文州,戲分均等

*ABO世界觀,王A黃A喻O

*OOC和bug可能(重要)三人行,天雷滾滾(重要)私設有。

*聽說ABO不寫肉就是耍流氓但是我決定耍流氓(x

*打了黃喻王喻的tag,如果有姑娘覺得不妥請留言告訴我QwQ

*兩對都是雙箭頭,感情潔癖慎入。王黃好朋友//

*盡量提示本文元素了,雷者慎入,都OK就往下吧↓↓


《幸》


  王杰希一打开家门就嗅到一阵甜腻的柑橘味儿扑面而来,饶是这是他最熟悉的Omega的味道他仍不免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他匆匆忙忙脱了鞋子,把风衣随手挂上门口的衣架便往卧室内奔去,果不其然看见喻文州在床上,浑身像被浸在水里似地因汗水而湿透,面色潮红,夹杂着轻声呻吟,看来意识有点模糊。

  王杰希皱起眉,走近床边探了探喻文州的额头,「你还好吗?」

  「唔……」闻到熟悉的柠檬香,喻文州有点勉强地睁开眼,捉住了Alpha的带着暖意的手,「杰希……你怎么回来了……」

  「会议临时取消了。」他反手握紧了喻文州的指尖,很冰凉,额头却烧得厉害。他有点焦虑地问:「你到底怎么了?早上出门时明明……」

  「发情、期……呜──」喻文州像是想朝他身上靠,却又往被窝缩了点,「感冒药和抑制剂、咳、不能一起吃……」

  这下王杰希倒是立刻明白了事情始末。喻文州的发情期本就在这两天左右,没想到昨天竟然染上了重感冒,药和抑制剂没法一起吃,结果今天发情期居然就提早到了。

  眼下这状况显然不是临时标记就能解决的,王杰希重重叹了口气,释出了点信息素,然后倾身去抱他,「都这样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或黄少天?」

  喻文州看起来摆明一脸虚弱,脸上一片红晕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发情期,不可克制地颤抖着,被单下微微起伏,应该是双脚在挣动──王杰希觉得心疼到不行。

  「我觉得可以熬到你们回来……」喻文州连声音都是虚浮的。

  王杰希倾身去吻他:「如果我今天会议没取消,你打算就这样自己忍耐到晚上六七点?那要我们Alpha作什么用?」

  「别……」想不到喻文州却推开了他,还别过头咳了两下,「我感冒……会传染的。」

  「你傻了?」王杰希嘴角一抽。这时候是感冒会传染严重还是他发情期严重啊?

  他硬是拉过了喻文州,对方因为感冒完全没有力气而直接软在他怀里。王杰希把柠檬味儿的信息素完全放了出来,一波如同浪潮般直接拍上喻文州的神经,那股情欲和躁动顿时被冲刷掉了些许。

  但也只是一些。喻文州喘着气,觉得既安心又难耐。

  王杰希从口袋掏出手机,不容质疑地对他怀中的Omega道:「你等等,我打给黄少天。」


  喻文州是联盟里头少见的Omega。放眼整个联盟顶尖的大神还是以Alpha居多,就连几个珍贵的妹子如苏沐橙和楚云秀都是Beta,他这样的Omega在联盟里头可称之稀有种。

  王杰希自己本身也是个傲视人群的Alpha,气场强大能力突出。他曾经讶异于蓝雨居然让Omega当队长。

  当然,他不是什么歧视Omega的Alpha主义者,但是对于Omega的印象还是停留在脆弱娇小、小鸟依人的模样。王杰希怎么样也无法想像一个Omega当队长,带领一个战队的样子。

  好吧,他承认,虽说不歧视,但事后证明他确实有着刻板印象。

  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时是有点意外的。

  那时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刚分化成为Alpha不久,对信息素的味道掌握还不是很好,对信息素的味道也特别敏感。

  那时是第二赛季季后赛的决赛。团体赛比赛开场前,王杰希起身出去场馆外头透透气,却在外边嗅到了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的信息素味道。往味道来源的方向一看,瞧见两个穿着蓝雨队服少年也在大门附近聊天。

  比较高的那个看见他了,对上眼时王杰希觉得有些尴尬,正想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对方却先领着队友朝他走过来了。

  「我是蓝雨的喻文州,还是训练生。」那人朝他伸手,带着善意的笑,「你好。」

  一旁的另一个补上:「我叫黄少天。哎你是微草的呀?新人?还是训练生啊?」

  「微草王杰希。」他依次和两人握手,「下个赛季要出道。」

  突然,喻文州微微蹙起了眉头。黄少天朝他看了一眼,连忙嚷道:「等等,你一个Alpha信息素收敛点啊。」

  黄少天这一提醒,王杰希才惊觉自己刚才不小心释出了Alpha的信息素,连忙把那柠檬味儿敛了回来。一直到此时他才突然发现,原来喻文州才是刚才他查觉的那个Omega。

  这事实让他有点意外。他对男性Omega的身高印象大多是一米六左右,眼前这人和自己身高显然差不到五公分──要知道他可是个有着傲人一米八身高的Alpha。

  「冒昧问一下……你是Alpha?」王杰希转向黄少天。

  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是啊,怎么了?」

  「你一个Alpha身高怎么……」比Omega还矮。

  王杰希没说完,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说,而是立刻被黄少天霹雳啪啦一长串文字给打断了。

  「欸你几个意思啊你!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问的!有没有礼貌?要知道我才十六岁,还在发育期,很快就会长高的!是不是是不是啊文州?」

  好吵。王杰希立刻刷新了对这人的印象。

  而喻文州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笑着拍拍黄少天肩:「是是是,少天以后还会长高的。」

  那时候王杰希还不知道,未来他会那么喜欢眼前这个人。

  他更不晓得,他这一生,都会和眼前这两个人死死纠缠。


  黄少天赶回家时见到的状况是:王杰希把喻文州紧紧抱在怀中,喻文州大口喘着气,表情透露着情欲难耐,但渾身瘫软。王杰希Alpha的信息素让他有点头皮发麻,而Omega柑橘的甜味则参在其中挑动他的神经。他深深吸了口气,把自己青草味的信息素扩散出去,然后走进了房间。

  王杰希闻到他的味道了,便把信息素稍微收敛了点,让黄少天进入自己的领域。三人同居快三年了,这对他而言不是难事。

  「现在还好吗?哎状况怎样啊我觉得看起来还是不太好。」黄少天刚才在电话里头就听说了事情始末,但实际看到喻文州这样心里还是不好受,只能凑上前亲了亲喻文州的脸。闻到自家另一个Alpha的味道靠近,喻文州的意识恢复一点清明,睁眼就喊少天。

  王杰希摇摇头:「我替他做了临时标记,不过一直说不想做。」

  「哎为什么?文州你不难受吗──」黄少天朝喻文州腿间一瞥,皱起眉头,「都这样了……」

  以前也许还有心思调戏个两句,但现在喻文州的状况他怎么想都不忍心。

  「感冒……咳咳……」

  喻文州语气虚浮,双颊的红晕显得他脸色的苍白更加病态。

  不得不说,有种病弱的美。黄少天咽了口唾沫。

  王杰希朝他使眼色:你劝劝他。

  接收到王杰希的示意,黄少天凑上前捧着喻文州的脸吻了吻,轻声道:「别担心啊我们Alpha身强体重不怕传染的,你这样很难受啊发情期摆着也不会自己过去的,我们尽快解决好不?」

  喻文州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却又捂着嘴咳起来。

  黄少天再接再厉:「没事儿你别担心,交给我和王杰希啊,不会传染的,不然你这样我们看了也很心疼,哪有Alpha能这样放着自家Omega受苦的!」

  一边说着手还一边直接朝喻文州腿间探去。喻文州立刻软了腰。

  王杰希听着他劝说忍不住心里叼念果然这活儿还是要给话痨来做。

  也许大家会以为王杰希比黄少天来得强势,但事实却正好相反──黄少天在很多时候比王杰希要强硬得多,而且都是不着痕迹的。话痨攻势加上先斩后奏,喻文州常常不知不觉给他说服了。当然,也可能是喻文州太宠着黄少天的缘故。

  相较之下,王杰希可就顺着喻文州多了,喻文州说不要他也没法子,这也是为什么他刚才当机立断打电话要黄少天回来的原因。

  「好嘛、做一次?嗯?文州,我们尽快结束,你会好受点的好吗?」

  黄少天还在循循善诱,而喻文州终于有点模糊地点点头。

  王杰希和黄少天交换了个眼神。

  轻柔地捏过喻文州的下颚,黄少天吻了上去,而王杰希则让喻文州转过身来攀着他肩,一手往对方身后探。

  「上衣别脱了,我怕文州又着凉。」王杰希瞥了黄少天一眼,而对方点点头以示回应。

  「──速战速决吧。」


  黄少天和喻文州告白是在第六赛季。

  第六赛季是蓝雨的荣耀巅峰,夺得冠军后蓝雨的队员包下了一间KTV包厢私下办了一场庆功宴。一群人玩得人来疯,连果汁都能喝醉,而就在大家玩得正高兴时,黄少天瞧见喻文州接起了一通电话,讲了两句就往包厢外头走去。

  黄少天按耐不住好奇心,也起了身跟上去。

  他不是有意要偷听的,只是好奇有什么重要的电话让蓝雨的队长会在庆功宴的中途离席──当然,还有一点私心,毕竟他暗恋喻文州快要两年了。

  他站在一个转角后,听见喻文州含着笑意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聊天。

  「谢谢……我只是没想到你会特地打来祝贺。」

  谁?黄少天有点不明白。但他可是黄少天,将机会主义发挥到淋漓尽致的黄少天,好奇心让他打定主意继续听下去。

  「嗯?冠军有什么感觉啊……就是很开心吧。觉得懂你的心情了。」喻文州对着电话笑得挺高兴。

  黄少天敏感地抓住了关键字──这话的意思是,电话那头的人也是得过冠军的人。

  叶秋吗?还是王杰希?总不会是韩文清吧?但是也不一定是队长……黄少天越来越好奇了。

  而这时候,喻文州突然发出了一声疑问:「咦?」

  接着喻文州的话让黄少天备感吃惊。

  「怎么突然……不是,我只是讶异……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其他Alpha在追求我。可是……抱歉、我……」

  就算黄少天听不见电话另一方说了什么,但从喻文州的话语也推测得出来对方说了什么──有人,和他的队长,他认定的Omega,告白了。

  Alpha的本能和独占欲让他想直接冲上去,不管电话对面是谁就直接破口要对方别再打来烦他的队长──但他终究压抑了那份冲动,因为喻文州现在只是他的队长,别说标记,他们连恋人都不是,也没有海誓山盟。他无权干涉喻文州的感情世界。

  「好……嗯,抱歉……谢谢你。我……我会考虑……好,谢谢。晚安。」

  而此时喻文州终于挂下了电话,准备回包厢。黄少天来不及反应就和他撞个正着。

  「少天。」喻文州明显吓了一跳,看见黄少天阴晴不定地脸孔也猜到了八九分:「……你听到了?」

  「刚刚……有人和你告白?」黄少天低声问。

  喻文州有点尴尬,「嗯。」

  「谁?」

  「嗯?」

  「我说、谁?」黄少天突然抓住喻文州的肩膀,Alpha的信息素全开,一波如浪潮汹涌而至,让身为Omega的喻文州有些头晕。

  喻文州有点惊慌,也有点疑惑:「少天?你怎么了?」

  「不管是谁,你刚刚说错了一件事。」

  黄少天咬着牙道,喻文州不明白地看着他。

  「──有个Alpha在追求你,而他现在在你眼前。」

  此话一出,喻文州轻轻抽了口气。黄少天仍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喜欢你,文州。喜欢很久了。不管刚才和你告白的人是谁,我都不想把你让给他,这不是因为你是Omega,不管你是Alpha或Beta还是Omega我都会喜欢你的。」

  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黄少天别过了眼:「刚才……到底是谁的电话?」

  喻文州怔了一下,像是犹豫该不该说出口。沉默了会,他轻声开口。

  「王队。」

  「咦?」

  「是王杰希……」喻文州叹了口气:「刚刚是王杰希打给我。」


  身后已经扩张到三根手指了,王杰希手指在喻文州体内轻巧地按压着,试着确保对方的身体已经打开。他的顾虑显然是多余的,Omega用来接纳Alpha的那处很自然地缴紧、附上了他因打荣耀而带着薄茧的指尖。

  虽然Omega的身体在发情期天生时就是为了接纳,靠着自身分泌的液体其实也不太需要润滑和扩张,但是作为恋人王杰希和黄少天还是希望尽量用这种方式让喻文州的身体先习惯,也算是安抚他不安的情绪。

  喻文州刚才除了额头滚烫外全身都是冰的,但Omega的身体在正式进入情事阶段后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连指尖都是温热的,透着一种莫名的诱惑。

  黄少天仍然在安抚性地吻着喻文州,一手探向下方替喻文州解决欲望,一点一点地让对方的甜橘味儿染上了草地的香气。

  「文州啊你还好吗?会不会冷?」一边吻着,黄少天仍不忘关切一下对方正在发烧的身子,深怕等会做完发情期解决了结果感冒反而严重了起来。

  喻文州摇摇头,又凑上去同他接吻。

  柠檬味和青草味两种清爽而熟悉的味道铺天盖地而来,让他觉得舒服而且安适,发着烧的脑子也不再那么头疼。

  「这样行吗?」手指抽动了两下确认顺畅无阻,王杰希吻了吻喻文州的额头问道。

  「嗯……可以了。」

  喻文州轻轻点点头。王杰希给黄少天一个眼神示意他过来接手:「黄少天你先来。」

  动作快,重点是让文州舒服点。语毕王杰希还不忘补上一句,黄少天点头后伸手抱过喻文州,让他在床上躺平,又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腰下,尽量让他不要出太多力气。

  喻文州脑子有点恍惚地想,估计是没有别的Omega和他一样同时和两个Alpha一块儿同居了──按理说,只要一点Omega的信息素都足以挑起两个Alpha的战意,更遑论在床上这种信息素全开的时候,别说争执,打起来都是有可能的。

  其实他们刚开始这种神奇的三人行时喻文州就担心过这问题,而事实证明一开始这样确实诸多不便,特别是不小心滚上了床时,两人也是争执不休,要不是顾虑到喻文州他们俩估计真会打一场。

  其实他们平日感情谈不上差,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不错的朋友,但是信息素的影响下这两人根本没法子好好相处。

  他们花了许多时间调整与习惯,才终于让两个Alpha和一个Omega的信息素达到最平衡的相处模式。

  真的是……挺久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天过后,王杰希和黄少天一起追求他的那段日子还真是混乱得可以。

  其实那之后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两人──在王杰希也知道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心思后,虽然他们还是维持着原本的关系,黄少天和王杰希还是能互相调侃聊天的朋友,但有时候三人碰面时,他们俩的眼底会擦出Alpha因斗争心而起的火花。

  虽然他们俩都没有催喻文州做决定,但喻文州心底确实是难受的。追求他的这两个Alpha啊,看着潇洒,但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出脆弱。

  例如某次常规赛上场前,喻文州发现自己发情期快到了,而抑制剂不小心被他遗忘在饭店房间,黄少天义不容辞地要替他做临时标记。标记完后,他抱着喻文州说,他其实不喜欢这样。

  「只要想到还有别人对队长有这种心思,就觉得好想把你关起来,哪儿都别想去,就在我身边就好了,王杰希一辈子都找不到你。」

  喻文州记得黄少天说这话的口气。

  又或者某次练习赛结束后,王杰希和他聊天,忘了为什么,王杰希突然提起了这事。

  「其实我挺嫉妒黄少天的,能一直待在你身边,和你并肩同行。」王杰希笑着,说不上是洒脱或是无奈。

  喻文州自己也是知道的,不做出决定就是一直蹉跎下去。他不是没有拒绝过这两人,但他们都不肯放弃。如果能这样就放弃,还谈什么喜欢?

  他也记得世界邀请赛时,曾经有过这样的对话。

  「我和队长当然要同房啊!同战队住同间房天经地义!」

  「我和喻队要练习配合,住同间房比较合理。」

  喻文州都来不及开口呢,叶修立刻插入他们中间:「行行行,照你们这说法我领队啊文州是队长应该要和我住,我们还要讨论战术呢。你们傻了吧Alpha和Omega怎么同房啊,文州和张佳乐睡一间去。」

  最后王杰希和黄少天睡了同间房。这事情没少被苏沐橙和楚云秀拿来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可是他也记得,在一群歧视Omega的美国人拿他嘲讽,说中国队是没人了吗怎么会找个Omega当队长时,王杰希和黄少天一左一右将他护在身后。后来他们对上美国队的那场赢得特别出彩,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配合得天衣无缝。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他的人生就是在那时候岔出了个弯──

  中国队夺得冠军的那晚,王杰希和黄少天一起来找他,问:

  「我们想清楚了。」

  「文州,你愿意和我们两个同居吗?」


  黄少天和王杰希各做了一次,喻文州发情期的情潮才终于暂时消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缘故,喻文州后来就睡着了,黄少天抱他去了浴室清洗,而王杰希则收拾了床褥。黄少天替喻文州换上新的衣服出了浴室时,王杰希已经换上一条新的被单了。

  「哈……现在还是觉得这画面简直不可思议。」黄少天轻笑了声,让王杰希把被子掀开,然后将喻文州放进被单里:「两个Alpha一个Omega同居什么的,我那时候还觉得是天方夜谭啊,结果不知不觉已经一起生活这么久了。」

  王杰希替喻文州掖好被角,转头一笑,「时间可以淡化很多东西。」

  「的确是啊──」黄少天在床角坐下,「那时候听到你这样提议还觉得你是不是疯了,而且最可怕的是我居然还答应了……不过文州会同意我更讶异。」

  「他也不是没迟疑。」王杰希带笑看着睡着的喻文州,「一开始他还担心我们这样不能标记。」

  「我那时也担心过。」黄少天低声道,「看着最喜欢的Omega在眼前却不能标记他真的是超级痛苦的,不过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没什么关系了,只是想好好保护这个人,好好宠着他,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样就够了。能不能标记,其实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啊。」

  王杰希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黄少天知道他们俩这想法是一样的。

  「不管怎么说──」黄少天最后冲王杰希一笑,「这几年还真是谢谢你啦。」

  王杰希也笑了出来:「我也谢谢你。」


  喻文州醒来时觉得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虽然仍有些犯困,但头已经不太疼了,发情期的欲望也已然褪去。他望了一眼时钟,六点。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温暖的原因。

  他的两位Alpha,一左一右睡在他身侧。王杰希搂着他的腰,而黄少天则抱着他的肩,两人都阖着眼。特别是黄少天,看来睡得很沉。

  喻文州忽然觉得胸口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填满了,心脏胀得有些发疼,不过不难受,反而是种满足感。

  没来由地,一颗泪珠自他颊测滚落。

  「文州?你醒了?」

  显然只是浅眠的王杰希一查觉动静就立刻睁了眼,见到他在哭不免有点错愕,连忙伸手替他拭泪:「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旁的黄少天此时也惊醒了,恍惚没三秒立刻翻身爬起:「哎文州文州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还疼啊?还是作恶梦了?还发烧吗还是发情期没过还不舒服?别慌啊我和王杰希都在呢我们保护你啊!」

  王杰希抵上喻文州的额头:「没有发烧……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有的话和我们说。」

  喻文州摇摇头,对着他的两个Alpha笑了。

  「我很好……只是忽然觉得,爱上你们两个好幸福。」

  这话让两个Alpha都愣了,对看一眼后两人也不约而同笑出来。

  「以后也会让你继续幸福的。」王杰希吻吻他汗湿的发,然后翻身下了床:「饿了吧?我去弄点粥什么的。」

  黄少天目送着王杰希走出房门朝厨房走去的背影,像是苦恼地一笑,「哎给他抢先了。不过王杰希说的没错啊我们会努力让你幸福的,我们的目标可是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Omega啊。」

  「我也想让你们幸福。」喻文州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声道。

  「说什么傻话,我们有你很幸福啊。」黄少天笑嘻嘻地说,然后替喻文州拉上被子:「我去厨房帮忙啊,文州你多睡会,好了叫你。」

  然后他也起身出了房间。喻文州望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喻文州曾无比讨厌自己作为Omega的身分。

  他小时候成绩优秀,但特别安静,在班上不曾是中心的人物。喻文州从不是一个表现特别出彩的人。

  也因此,他打小就不认为自己会是个Alpha,但他也不曾想过自己居然会是一个Omega。满心以为自己会分化成Beta的他,在第一次分化那天受到了深深的打击。

  说不上是歧视,但他确实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Omega;那时他已经进入蓝雨的训练营了,他深怕Omega的身分会让自己无法继续待下去。

  幸亏他还是坚持下去了,熬过所有辛酸和痛苦最终绝地反将所有人一军──特别是黄少天不再喊他吊车尾,和他碰拳约好一起拿下冠军的那天。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意自己Omega的身分。

  一直到王杰希和黄少天出现在他的人生里。

  他们告诉他,作为一个Omega并不可耻,还让他知道,原来有Alpha可以对自己这么温柔。

  太幸福了,幸福得过分。喻文州在被窝里轻声笑了出来。

  「好爱你们。」


  幸福──是幸运、以及福气。

  此生我足够幸运遇见你们,亦有福气有你们长伴左右。

  真的,很幸福。

-Fin-

後記,一如既往打滾賣萌求聊天。

呃其實我自己不太吃三角戀(炸)可是有時候寫或畫修羅場其實挺愉快的233然而這篇不是修羅場(x

希望筆下的喻隊不會太聖母或是太瑪莉蘇,情感線我覺得梳理得有點不好沒辦法表現出自己內心想的氣氛……不過說簡單點其實我只是想讓這兩人寵文州(任性)


BTW之前有妹子問我:妳不會是寫肉寫上癮了吧?

其實我很想告訴她我也很希望然而我辦不到(。)我也想學會燉肉啊(哭跑)

评论(85)
热度(246)
©微霜淒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