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霜淒淒

×這裡微霜。無才無貌卻驕傲。
×灣家人。
×主全職高手,本命都是178cm
×葉樂初心//黃喻搭檔愛//王喻相愛相殺
×三人行王黃喻
×原耽走起→魔道祖師/默讀/噩夢遊戲
×飢餓的民國粉
×強強&互攻love
×女神→朝露夕華
×拒絕撕逼從你我做起
×歡迎勾搭!

【王黃喻】塵世煙火

*王杰希/喻文州+黃少天/喻文州,戲分均等,《幸》的番外

*ABO世界觀,王A黃A喻O。因為 @朝露夕華 筆下的文州孩子沒了,所以我只好寫有孩子了(什麼邏輯)

發文立刻掉粉系列(x)放飛自我,OOC,三人行,天雷滾滾亂七八糟,ABO相關私設有。

*兩對都是雙箭頭,感情潔癖慎入。王&黃好朋友。

不要猜張佳樂的Alpha是誰,你們是不會有結果的。不要猜。

*該預警的都努力預警了,真的慎入,覺得開頭還漏什麼預警都和我說,拜託不要撕逼OTZ

*都OK再往下喔。


《塵世煙火》


  一个娇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走近了主臥室的门,伸手发现自己身高不足碰不到那门把,便踮起脚尖去勾。

  试了几回仍不见效果,小姑娘咬了咬牙,转头正打算去搬张椅子──

  「王──润──妳又打算做什么啦?」

  熟悉到不行的声音让小王润登时身子一僵,转过身对着比自己才到对方膝盖的男人露齿一笑:「呃……」

  黄少天蹲下身子和对方平视,一脸「拿妳没辙」:「又想进房间吵妳爹地?唉王杰希他出门前不就和妳说了吗妳爹地现在身体虚不要吵他休息,妳这样子我怎么和王杰希交代啊?」

  王润不乐意了:「可是黄少你中午也有进去!」

  「我这是给文州送午餐啊,正当理由的……」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立刻给小王润打断了,「可是你还亲爹地!我看到了!」

  「我是他的Alpha好么、这很合理的,妳爸也会亲妳爹地啊。」

  「那我是不是长大变成Alpha就可以进去亲爹地了?」

  「……」改变联盟规则的男人此刻竟也哑口无言,唉唷天啊他要怎么和个才四岁就伶牙俐齿成这样的小女孩沟通呢。

  王杰希之前有次看着越来越话痨的自家女儿,冷漠地冲黄少天道文州怀孕时就要你別老是和接吻,看看王润现在长成什么样,肯定吃你口水吃多了。

  说什么蠢话啊,他可都还没有阻止王杰希和文州在怀自己孩子时接吻呢,要是接吻能让孩子也变话痨,那他堂堂剑圣的孩子岂不是也要大小眼?

  「好,润润妳给我听着,妳文州爹地身体虚,现在正在怀妳弟弟,」黄少天一本正经按著王润的肩膀,试图采用理性沟通,「妳还要不要弟弟了?」

  「唔……」期待弟弟出生的王润犹豫了。

  黄少天继续循循善诱,「那不然,妳还要不要妳文州爹地了?妳现在进去打扰他,万一他又生病怎么办?」

  「不可以!」

  「所以啦,妳乖乖待着不要吵文州,好吗?」

  他正说着呢,主臥室的门突然又开了,门后是有些疲倦却仍笑得轻柔的喻文州。

  「少天,没关系的,让润润进来吧。」他轻声道,一边揉了揉眼,看起来是刚睡醒。

  王润欢呼一声立刻一溜烟儿钻进房间里了,黄少天一脸无奈地跟了进去。

  「文州……」

  喻文州给他一个笑容,示意没有关系。

  小王润还是挺节制的,没有一冲进房间就往喻文州身上扑,只是趴在床边睁著闪亮亮的大眼睛:「爹地今天好吗?有没有好好吃饭?弟弟今天乖吗?」

  王润把王杰希和黄少天每天叨念的内容学得有模有样,加上小女孩生得水灵可爱,喻文州看着自家女儿心情立刻好了起来。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喻文州轻笑着应:「没事,我和弟弟都很好。」

  「那你有没有好好吃饭?」王润抓住了漏洞。

  「呃……」喻文州这还真不敢回答。

  黄少天凉凉瞥他一眼。

  孕期中的Omega胃口变化很大,喻文州就是明显变差的类型,今天中午还和黄少天好好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在半碗饭和一碗饭之间折衷吃完了七分满。

  「到底有没有嘛?」王润又问了一次,语气坚持。

  「有。」喻文州想也没想立刻决定还是回答有。至少他吃过了,应该算好好吃饭了吧?

  小王润得到这个回答就满意了,又拉着喻文州的手东扯西聊,聊啊聊的不小心就睡着了。

  喻文州一下下抚过女儿柔软的头丝,嘴角噙著一抹笑意,敛下的眼中盛满了温柔。黄少天在一旁盯着看他了几秒,突然凑上去,轻柔捏过喻文州的下颚就吻了上去。

  「唔……」

  他们有点久没接吻了,喻文州一时间还没法习惯,只能被动地给黄少天亲吻。

  再年轻一些时候的黄少天的吻是充满侵略性的,喻文州怀上王润后倒亲得没那么兇猛了,反而愈发绵长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话痨一口气都比別人长,黄少天常吻得喻文州差点儿没气。

  果然亲没两下喻文州就快不行了,推搡了几下让黄少天放过他,脸色潮红地冲黄少天笑:「润润还在旁边呢。」

  「她睡着了。」

  自家Omega红著脸对自己笑,要是没有任何冲动黄少天都不敢说自己是Alpha。他又亲了上去,腻腻歪歪一会儿才终于放过喻文州。

  吻罢,黄少天有点不舍地用拇指摩娑自家Omega的下颚,有点惋惜地笑:「唉我说文州、你一定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

  「我知道。」喻文州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预产期再两个月就到了,那之前忍忍吧。」

  辛苦你们了。他吻了一下黄少天的额,换来黄少天嘟哝才刚说知道我忍耐很辛苦就这样勾引我文州你这样对吗。

  「你根本不知道……」黄少天轻轻地侧头靠在了喻文州的腹部,由下而上对他露出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挑逗的笑容:「你连怀孕都性感到乱七八糟。」

  「贫嘴。注意胎教。」喻文州又好气又好笑地掐了把黄少天脸颊:「真不怕孩子学坏。」

  「才不会呢。」黄少天低声笑道,又侧耳去听孩子的动静,「哎文州,我真要当爸了。」

  「嗯。」

  「居然让王杰希早了四年当爸,可恶。」

  「真敢说,你们俩那阵子可折腾了。」

  「哈哈……觉得现在这样真好。以前根本想像不到还会有孩子……感觉很不可思议。」

  「是啊……」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看了一眼一旁睡着的王润。

  他拥有的太多了,而这些是当初想要全部放弃的他未曾有过的念想。


  或许是因为怀了少天的孩子,他最近常常回想起还没和这两个Alpha在一起的日子,特別是在苏黎世的时光。

  在苏黎世那阵子王杰希和黄少天一碰面就是火花四溅,不过火花终究也只是火花,烧到也不怎么疼,反正主角三人都是还挺自制的类型,不影响比赛自然是看热闹。

  喻文州身为队长,一直为国家队四处奔波心力交瘁,两个追求他的Alpha争著给他分忧解劳,结果分了一半的忧解了一半的劳之后,这俩的追求还是给他平添了没来由的难受。

  张佳乐也是个Omega,和喻文州作为国家队里头唯二的Omega,他俩住同一间房自是不在话下,作为室友兼前辈,张佳乐曾经语重心长地和喻文州说,如果可以还是快点儿从这俩之间选一个稳定下来吧。

  「你到底喜欢哪个啊?」张佳乐抱着杯巧克力,缩在床上问。

  喻文州看着笔记本,却半个字都看不进去:「我不知道……我想了很久,从他们俩和我告白那时候就开始想了,但是一直没个答案。」

  「他们追你多久了?三年?」

  「应该……是四年。」

  「……哇喔。」张佳乐惊呼了声,也不知道是给巧克力烫的还是给答案吓到的,「他们俩真的很认真啊。」

  喻文州没答话,对着笔记本盯了几秒,果断放弃地把本子阖上,转过去面对张佳乐,表情是少见的自暴自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曾经告诉他们我无法作出选择,所以他们最好不要再把时间花在我身上,毕竟他们都是条件那么好的Alpha……」

  「可是他们不放弃。不然他们也不会看到你被美国队的那几个直A癌欺负就立刻站到同一阵线去──我真没看过他们俩那么一致对外,看他们今天对上美国队那种狠劲,连我看了都有点怵。」

  「前辈都知道了那还问什么呢。」喻文州叹了口气。

  「……」张佳乐想了想,「其实我家Alpha之前追我时我也挺困扰的。」

  喻文州正端起红茶,差点儿打翻了:「你有Alpha?可是……」

  「因为没标记,我们没公开,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那你……」喻文州迟疑道,却发现自己满腔疑惑完全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那时候我正要退役,情绪不太稳,连带着发情期也乱,他来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讯息素刺激,就告白了。」张佳乐捧著那杯巧克力,表情有点犹疑,「我说我还想打,他就说,嗯,他知道。」

  喻文州没应声,就听着。

  「我说,所以我还不想被标记。」

  「嗯。」

  张佳乐的表情突然柔和了下来,「他说,那没关系啊,就等我退役呗。那之后再慢慢决定要不要标记也没关系。」

  「……」喻文州沉默地听着。

  「后来我想了挺久,还是和他在一块儿了,到现在也还没标记。」

  张佳乐看向他,露出一个笑容:「谈恋爱不谈愧疚和怜悯的,你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怎么想就和他们说吧。你说开了喜欢不喜欢,至於他们要不要继续喜欢你……你没法替他们决定的。」

  Alpha的想法很难懂的,別多想了,那之前赢下冠军重要得多。张佳乐严肃地表态道,惹得喻文州笑了出来。

  「那,前辈你现在还是靠抑制剂吗?你们都没有过……」想了想,喻文州还是问了出口。

  「哦,是啊,的确有点难熬,不过还是会抽时间碰面的。」张佳乐喝下最后一口巧克力,漫不经心地道:「而且这阵子没这困扰。」

  「咦?」

  「他在队上。」

  喻文州一口红茶又差点儿翻了,「什……?」

  张佳乐冲他眨眨眼,露出一个微笑:「秘密。」

  那晚的话题就终结在那里了,至於张佳乐的Alpha到底是谁,喻文州观察了几天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不过姑且还是替他保密了。

  尽管张佳乐应当是不知道的,毕竟这算得上他最隐晦而不堪的心思──不是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谁,而是……都动了心。想一辈子的那种。

  可哪有Omega这辈子能占有两个Alpha呢。他已经足够幸运,生命中曾有这两人的出现与等候,要他继续让两人痴心等待,说来他自己都为自己感到可笑。

  也因此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想这两人对自己放手,他们值得更好的、对他们忠诚而一的Omega,而身边同时拥有这两人便该是个不能存在的念想。

  他谁也不要。他放弃了之后,这两人可以找到更适合的幸福就好。只要再一下就好,等到他们一起赢下冠军就好。


  国家队赢得冠军那一晚,喻文州把张佳乐那席话从心里翻出来放在唇齿边反覆咀嚼了几次,揣着满腹细碎心思,想如何和这两个Alpha开口,却先给大家打着敬队长的名义轮番敬酒。他酒量算不上好,还没醉头就先疼了,坐在一旁拿着杯热茶小口小口啜著,眼前突然两道阴影,抬眼一看竟是王杰希和黄少天。

  他们平常不怎么一起行动的──除非喻文州在──这画面简直堪称国家队奇景。

  喻文州敛下了眉眼,转了一晚的脑子在一瞬间全空白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文州,我们来找你打个商量。」黄少天开口,语气是少见的迟疑:「四年了,你拒绝我们四年了……你的回答一直是我们值得更好的。」

  王杰希接过话,「如果可以,我们当然是希望你有个决定,如果真的你喜欢谁,就算不是我们两个间的一个我们也会接受。」

  接着的话语让喻文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是我们一定要让你知道一件事,没有什么值得与否,在我们心中真的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不是因为你是Omega,只是因为你是喻文州。」

  「如果你只是在害怕伤害到我们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了,反正你是不能阻止我们继续喜欢你──」

  「我们想清楚了。」

  「文州,你愿意和我们两个同居吗?」

  这是他这二十四年的人生里头继成为职业选手后最大的一次岔路。

  那一晚他就被这两个Alpha半哄半骗地带进了他们的房里──喔天,他都忘了这两人同房。

  王杰希捧著他的脸兇狠地亲吻,黄少天从背后搂着埋在他肩颈啃咬著,两人手都不安分,才在门口就让喻文州一件衬衫被撩到了胸口。

  「……你们也太……嗯哈、」喻文州轻哼道,完全没经历情事的Omega禁不起这样的撩拨:「慢点……」

  Alpha的信息素本身是很强势的,他一个Omega夹在这之间理智都要没了。他感觉得出来这两人收敛了大半的信息素,否则现在他们理应要直接打起来而不是在这里撩他──可是情慾当头,还有心思收敛就不错了,他也不能要求太多。

  「你要我们怎么慢?」黄少天一边亲吻他已然赤裸的背,一边手已经绕到了前方,替他拉下了长裤的拉鍊,「都等四年了。」

  「四年」。喻文觉得自己被戳到了软肋。他不能也不愿意再去拒绝这两个等了他四年的Alpha,至少,今晚不会。

  他正想着,突然王杰希手顺着他髋骨往他长裤里头摸了把,带着笑意地低声道:「而且,都这样了。」

  哪样!你倒是说说哪样!喻文州嘴角一抽,发现自己在这之前真无法想像王杰希其实流氓成这样。

  他们维持这样三人纠缠在一块儿的姿势跌到床上时,王杰希往床头柜摸出一管润滑和保险套,突然黄少天摁住他手,「哎我说大眼,我们应该要决定一下谁先吧?」

  「当然是我了,当初我先告白的。」

  「开什么玩笑,先告白能决定什么啊?我和文州认识比较久吧,当然必须是我啊!」

  「那不然让文州决定!文州你说呢?」

  「……」可以不要让我决定吗?

  喻文州嗅到了空气中微妙的信息素碰撞。他还没完全失去理智,连忙努力敛了敛自己的甜橘味儿──他真没想到还能闹这一出,万一Omega的信息素让他们俩吵更兇就糟糕了。

  最后王杰希妥协,「不然来一把吧。我有带几张练习用的帐号卡。」

  黄少天立刻站起:「行!那就用荣耀来决定谁先!一把定生死啊,愿赌服输知道吗?」

  然后这俩还真的去开荣耀了。两人状况其实都满极限的,也真亏他们还有耐心PK。再加上Alpha信息素的影响,这一场打起来应该会很快。

  看着眼前两个Alpha,喻文州突然觉得心情很微妙。

  ……我也去拿索克萨尔来和你们PK好了,赢了我上你们如何?

  毕竟一个正常人一生中应该不会有什么机会再看到別人靠打荣耀来决定谁先上自己的,喻文州决定自己还是姑且安静地坐着等待结果吧──不一会儿胜负揭晓了,黄少天大声欢呼,而王杰希面色不善地掩去自己的眼。

  后来那一晚到底多刺激又多疲惫就不提了,黄少天和王杰希对于在床上如何折腾自己、让自己深陷情慾不可自拔竟然意外的默契,加上信息素全开不时争吵碰撞一下,喻文州只觉得自己大概骨头都要散了。隔天早上起床时他只觉得腰疼得够呛,眼角抽了抽开始暗忖一个Omega让两个Alpha躺下来换他上的可能性,然后可悲地发现应该是零。

  接着最尴尬的是他发现自己失算了──整个国家队一半是Alpha,再外加一个Omega张佳乐,吃早餐时全部人齐刷刷看着他,他嘴角一抽才发现不妙,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多半是变了,可偏偏不是王杰希也不是黄少天的。

  喻文州决定自己就装死,反正也没有人敢直接问,这味儿太复杂估计也没人闻得出来,王杰希和黄少天看起来又一脸清爽,这事儿真是太玄了。

  不过他没有料到的是张佳乐作为一个Omega,他对于信息素敏感得多,一离开餐厅他就上前拉住喻文州,表情有点难看:「喻文州,你那味道……他们俩到底做了什么?该不会……」

  不会是被这俩强上吧?他后半句话硬生生吞了回去,不知道如何出口。

  喻文州这才发现误会大了:「不是,我……」

  张佳乐反应很快:「……不是吧。」

  喻文州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坦然回望:「这是我们三个一起决定的。」

  盯着眼前的后辈看了会,张佳乐望着喻文州的眼,缓缓地勾起一个微笑:「如果这是你们的决定,那……我想没有问题的。」

  需要我帮忙什么吗?张佳乐问。

  「如果可以的话……暂时帮忙保密吧。」喻文州垂著眼道。

  「必须的。谁让你也替我保密呢。」张佳乐想了想:「哦对了,去买瓶伪装用信息素呗,怕尴尬就喷一喷。」

  「……」

  原来还有这种东西吗,科技真是进步啊。


  在那之后,国家队从苏黎世回到北京后,他们三人算是正式分道扬镳。王杰希吻了吻喻文州的额头:「到G市后给我打个电话,随时想拋弃黄少天那话痨就来B市找我。」

  黄少天连忙一把勾住喻文州手臂,「去去去少在那里挤兌人,这段时间我一定会让文州忘记你的!」

  喻文州知道他们俩斗嘴成习惯了,也就放给他们去了。给这两个Alpha一左一右抱着,没来由地觉得心上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们三人閒扯瞎聊直到登机前夕,王杰希看起来还想和喻文州说些什么,黄少天就自觉地起身去了洗手间。

  黄少天一走,王杰希如释重负:「可还真有点吃醋了。」

  「还有机会碰面的。」喻文州没法给他抱歉,只好这样回。

  「嗯,我知道。未来一年也请多指教啊喻队。」

  「这是当然的。」喻文州朝他伸出手:「蓝雨不会输的。」

  「嗯。微草也是。」伸手,回握。

  那天在飞机上,喻文州摩娑著那枚冠军戒指,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再后来,他们先后退役,终于实现了当时在庆功宴上所许诺的三人同居。

  那是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岁月。细水长流,却又绚丽如烟火。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终于渐趋稳定,一如他们逐渐互相包容的信息素。

  王杰希和黄少天达成了共识,背着喻文州约法「三」章:不能标记、床上不许吵架、一起宠坏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最后一条规章无言以对。

  他本来还以为最后一条是他们一时兴起,结果这俩居然还真有要身体力行的架势,什么都替他办得好好的,喻文州大感不妙:「你们就不怕真的宠坏我?」

  黄少天随便唬弄回来:「那也很好呀,你就离不开我们了。」

  王杰希比另外一个Alpha正经点儿:「你要是真能被宠坏就不叫喻文州了。」

  这点两个Alpha倒是异口同声,大抵没人看过喻文州这么劳碌命的Omega了,退役前为蓝雨奔波,退役后也閒不下来,被联盟总部挖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Alpha骨子里头有因子作祟,这两个Alpha对此简直痛心疾首,打定主意把喻文州捧在手心上疼。

  毕竟他们的Omega可是一个连发情期到来都会自己一个人忍耐到晚上的人啊。

  喻文州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亲自把最后一条画掉,把王杰希和黄少天找来开了场家庭会议,最后好不容易做好了家务规画。

  「是家人就没有道理什么都不帮忙。」这是喻文州的说法,义正词严。

  王杰希和黄少天交换了个眼神──好吧,这就是他们家的Omega:独立的、坚强的。

  要不是这样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怀上王润完全是个意外。

  他们说好不标记的,自然也没人想过还有怀上孩子的问题,王杰希和黄少天没想过,喻文州自个儿也没想过。

  结果就是某天早上喻文州突然摀住嘴起身奔去洗手台呕吐时,两人还万分紧张地把他送去掛了急诊,可是医生查了又查看了又看也得不出个结论来。

  「胃疼吗?」

  喻文州摇摇头。

  「头痛吗?」

  喻文州还是摇摇头。

  「是个Omega啊……」医生放下了资料,「要不楼上产科看看吧。」

  「啊?」

  「不是吧医生您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呢!」

  喻文州自己都还没意会过来这话的意思,他身后两个Alpha立刻激烈反应。

  医生推了推眼镜,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谁是他的Alpha啊?」

  「……」

  然后他们就上了五楼的产科,一起迎接了一枚震撼弹。

  「怀了怀了怀了怀了?!」黄少天看着报告满脸不可思议,「明明就都有戴──唔──」

  他还没说完话就给王杰希摀住了嘴。喻文州捂著脸心情万分复杂。

  产科医师是个女Beta,闻不到信息素,有点尴尬地问:「所以他的Alpha是……」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可以验一下DNA吗?」

  「……」医师恍神了几秒钟:「哦。」

  天知道这医师到底脑补了多少爱恨情仇。

  后来确认是王杰希的孩子后,黄少天还闹了好一阵子别扭。

  「太不公平了,我也想当爸爸。」黄少天搂着喻文州不满道。

  喻文州苦笑着亲了亲黄少天的额头:「我以后再给你生一个,好不好?」

  「可是怀孕很辛苦啊,我舍不得。」

  黄少天说的是实话。喻文州也不晓得是体质问题还是第一次怀孕的缘故,成天吐得昏天黑地,看得这两个Alpha心疼得要死。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没关系,」喻文州低声道,「我也想要有少天的孩子。」

  后来小孩出生了,是个女孩。三个大男人绞尽脑汁地想名字。

  「王语嫣?」黄少天那阵子在看《天龙八部》。

  「……」创意呢。

  王杰希沉吟一下:「王怜花?」

  「……」王杰希,那是男人。

  ……是说,没有武侠小说人物以外的名字了吗!

  喻文州看着婴儿床中的小女孩,又露出了一个微笑:「王润。叫王润吧。」

  两个Alpha同时看向他。喻文州抬起眼,笑意温文地:「雨遇草则润。」

  雨遇草则润。这是他们三人的故事。

  这个小女孩的名字承载了他们的希望,他们的爱,他们一辈子的骄傲。


  如今几年过去了呢?

  念想与盼望,欣喜的笑容与甜美的泪水,那些梦想以及千帆过尽,那些人生中的车水马龙与软红十丈,最终都成了岁月中我们的指尖眉眼最动人的痕迹。

  那真的都是他曾经以为不会拥有的痴心妄想。


  「我说、文州。」黄少天一下一下轻柔地抚过喻文州的腹部,「你说这孩子出生了要叫什么?」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黄蓉?」

  「……男孩呢?」

  「黄裳吧?」

  「没有武侠小说以外的名字了吗!」黄少天哭笑不得。

  喻文州故意板起脸:「你以前不也想帮润润取名叫王语嫣?你能用武侠小说人物名字我不行啊?」

  黄少天有点窘了:「你怎么不想想王杰希还想他自己小孩取名王怜花!」

  噗哧。喻文州终于笑了出来,「你小声点儿,润润还在睡呢。」

  喻文州一笑黄少天就没辄了:「你啊……」

  这时候臥室外头传来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来自大门,是钥匙转动的声音。

  「王杰希?」

  「应该是,他今天说他会比较早回来。」


  喻文州轻笑了起来。


  是的,这些真的都是他曾经以为不会拥有的痴心妄想。

  而如今,是他生命里头最温柔的尘世烟火。


-fin-

恭喜看完(x)

看到這裡的各位真的萬分感激,我雷起來連我自己都怕(。)好可怕喔我預警都不知道要打什麼,因為雷點真的太多了,最後只好落落長一串,如果預警有何不妥的拜託和我說聲TTTT

話說回來終於寫了點修羅場,雖然沒有很多,但是真的很舒壓(。)

總之如果你看完了這個放飛自我的故事並願意給我些回覆,小女子將不勝感激。

然後,再說一次,不要猜張佳樂的Alpha是誰^^


最後偷偷問一下還有沒有人在看《晨光》呀,有的話說聲啊QAQ

评论(42)
热度(161)
©微霜淒淒 | Powered by LOFTER